小才才

最爱miku。最近迷上了欧派。 哦哦哦

(异梦)源藏。可能occ崩坏吧

血液逐渐模糊了半藏的视线,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弟弟背叛他要来的震惊,半藏颤抖地摸上重伤的腹部,凝视着面前微笑第二。鬼魅一般的声音缠上半藏“哥哥,都怪你,都怪你,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。”耳朵上湿热的触感让半藏一怔,渐渐的声音飘远了,源氏的身影也看不真切了。
“呼、呼”黑暗的房间压抑的半藏喘不过气来,耳边传来的风铃声犹如催命符一般,那个风铃是他弟弟送的,他还能记得少年送它时脸上欣喜地表情。粗粝的双手盖住了眼帘,仿佛这样能够缓解自己的烦躁。多少次了,到底多少次了,就算是那样性格顽劣的弟弟对自己也是如此的乖巧,怎么会......
挥不去的烦躁和噩梦一样萦绕着半藏,以至于源氏能看到半藏那不自然的神情。
“哥哥,哥哥”源氏像一只灵雀一般在半藏耳边叽叽喳喳的叫着,熟悉的声音将半藏拉回了现实。“源氏......源氏你到哪里去了?”现在的他又变回了那个严厉的兄长,只要不想起那个梦,源氏就依旧是他的小灵雀。蹙起的眉头显示出主人的不悦。源氏可怜巴巴的瞄了半藏一眼,半藏故意忽视了他,“你知道长老们有多着急吗?”源氏原本欢快的心情瞬间沉了下去,明明是为了给哥哥买礼物的。包装仔细的盒子被源氏紧紧的捏在手中。一定是兄长最近太累了,源氏自我安慰道。纤长的双手搂住了半藏,撒娇一般的蹭了蹭半藏的脖颈,和平常一样,可这样的亲昵却让半藏觉得烦躁。半藏推开了源氏,不管后者然后的震惊,满地的樱花也被带走,只剩下凄凉。
“哥,哥哥。”源氏讨好般的笑容定格在了源氏的脸上,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还带着半藏余温的双手,“哥哥他,不会知道了我做的梦了吧,不会吧。”岛田家自信骄傲的次子头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。手捻起一朵落花,细细地把玩着了,想起了落在半藏头上的花,嘴边扬起的微笑连自己都没发现“哥哥和樱花莫名的相配呢。”
真希望他永远不会知道,这是属于源氏一个人的秘密。
湿涔涔的汗黏在身上的感觉让半藏不能再坠入睡眠,他拢了拢散乱的衣服,向庭院走去,吹吹风或许会好些。
微弱的喘息声从源氏的屋中传出,“他莫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吧。”出于对弟弟的关心,他靠近了屋子,源氏的声音不再模糊,清晰的词汇刺激着半藏的耳膜,,“哥哥,哥哥,你好紧啊,夹的我快要射了,呼....”半藏被气红了脸颊。他能理解源氏的思春期,但是对象居然是自己,半藏被气回了自己的屋中,殊不知自己的脚步声却被源氏听了去,源氏整理好情绪,推门而出,空气中留下的是他熟悉的味道,是属于哥哥的熏香的味道。深深地嗅了一口,源氏的脑子霎时清醒过来,“哥哥恐怕是听见了,完了完了。”源氏回屋看到了粘着自己白浊的羽织,那是半藏的衣服,他偷偷拿来的,他想自己可能要出去躲一阵子了。
庭院中樱花开的正盛,人面繁忙的脚步带起了一朵朵粉色的云朵,煞是好看,如果忽视他们脸上焦急的表情。“源少爷,源少爷,你在哪里。”源氏悠闲地躺在樱花树上,看着下面人焦急的背影笑出声来。“你在这里做什么,源氏。”半藏严肃的声音让源氏一怔,“兄长”明明想躲开一段时间的,明明不想让对方难堪的,不见便会不念。“你为何不与他们去祭典,你还在那里的,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,你都不该多日流连在外的,这是你做为岛田家次子的责任。他知道源氏最厌恶的就是这类的说辞,他讨厌自己拿岛田家来压他。源氏略带不耐烦的撇过头,“哥哥来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些,你只是把我当作岛田家的次子而不是你的弟弟。”源氏逃走了,像灵雀一般,而半藏却帮他担下了所有责罚“他始终都是我的弟弟”,可惜源氏听不见。那个梦魇依旧萦绕着半藏,挥之不去,而源氏对他的话语也愈加毒辣,伤口也更加严重,半藏想起源氏现如今对他的态度,他的小灵雀要飞走了。“你迟早会被岛田家毁掉的,它会成为你的坟墓。”他没忘掉源氏对他说的,但是他是长子,所以他不能,如果自己不在这里,拿起藏送的就是源氏的生命了。飞走吧,源氏,不要再回来了。
“我说了我要留在这里,源氏你不要任性,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半藏甩开源氏的手,“你离开吧,我不会告诉家族的...
“哥....”。“不要多说,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。”源氏怒红的双眼瞪着半藏,“权利什么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,比不上你自己的命吗。”半藏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回头,“不要让我看到你,下次我们就不再是兄弟了。”
“家主大人,那叛徒要攻进住宅了,怎么办。”“既然那么在乎权利那就抢过来,到时候你就自由了。”那个笨蛋,回来干什么,我是逃离不出岛田家这个牢笼的。“家主大人,家主大人。”“我知道了。”半藏拿起刀冲了出去,果不其然只看到源氏一个人站在门口,“哥哥,好久不见了,不,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家主大人。”语气中满是讽刺,“那该是我的东西,哥哥。”和梦境一样的话语响在了半藏耳边“它本就不该是你的,你不该妄想。”“不,它是属于我的,你也是属于我的,哥哥。”“我们来比一场吧,哥哥,如果我赢了,你就给我想要的吧。”源氏被过身去,他纤长的身影在盈盈火光显得格外高大。
厅堂里寂静的连风声都听得一清二楚,是源氏送的风铃。源氏拔出了龙一字指向半藏,“来吧。”高手过招只需一招便可,没事的,自己可以掌控好自己的力度,源氏只会受到轻伤。他不会杀了自己的弟弟,即使他想要的是自己的命。太过专注的半藏,没看到源氏眼中的柔情,我怎么可能舍得伤害你,一点都舍不得。刀刺进胸膛的声音十分刺耳,鲜红的血液流到了半藏的手上,他知道怎么样可以触发半藏身上的龙神之力,就跟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输。半藏不可置信地看着龙神,明明已经控制了为什么还会这样。逐渐冰冷的手攀上了半藏的脸,“哥哥,我输了,你....你要不要补偿我什么。”半藏眼中的泪水晕开了源氏的血,“开....开玩笑的,哥..哥。”“半...藏。”源氏伸出手想要揩掉半藏的眼泪,“真好,半藏,半..藏。”从很久以前我就想这么叫你了,不是兄长,不是哥哥而是半藏。“源..源。”这个昵称只有在源氏小时候半藏才会这么叫,“我是不是错了,是我害了你。”沾满血液的手无力的环上了半藏的脖子,嘴唇贴着半藏的耳朵,“半..藏,你自由...了。”这世上再无岛田家,再无我,在没有束缚住你的东西。宅子里的人被清理干净,只剩下半藏,和他怀中冰冷的尸体。
“你永远不会知道,半藏,我的爱人,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这句话也随着花村的风飘散在各处。

评论

热度(7)